神风の清响 200809

神风の清响

2008/09/30 [Tue]

国庆依然蹲

十一没回家,继续做个宿舍里蹲,3号以后又要整天泡在驾校里无聊地排队。
施工队也没回家,天天7点不到开始勤奋工作,我快神经衰弱了。按他们的进度,大概大学最后一年都要这么在噪声里过去了。MLGB修什么宿舍和游泳馆,你就不能修个食堂和澡堂给我吗?!

一个人单独拖猫上网的时候非常欢快地开了所有下载工具,畜生的速度美好到让我飙泪。下了YUI姐姐的PV,Rurutia的全集,一些漫画,和平之月的七八张碟,3G多的图片,梨沙子妹妹你可以考虑一下减肥了,舞美妹妹你比小时候美多了 不过还是美贵姐姐更美~
下的日影全都还没看,硬盘快给塞得崩盘,还好面包姑娘回家去了不然还得拖着我看催眠的英语。

最后,大哥对不起我还是没骨气地去次饭了囧……
2008/09/21 [Sun]

我是认真的

1 网通的线挂在门口快一个星期了就是没动静,我说工作人员,你们办事太没有效率了。所以我决定在网通能使用之前,都戒网不买网卡。
……当然要是十一7天你们也拉不进来,那我只能认输了。

2 之前跟着班级活动去了海边,住了一晚。虽然没看见日出,坐在海边听着《THE CAPE OF STORMS》也是非常爽的。我是土人,22岁才见到海,睡了两个小时不到就一直在海边活动。看见美女们在海边大遮阳伞下又是墨镜又是涂防晒霜的举动,在心里不屑地撇了撇嘴,打了三次水战后哭着回来抱姐姐们的大腿“还有防晒霜吗”,我艹晒得太立杆见影了堪比军训过。下午跟着几个人去另一个海湾,背着一个很重的包翻了一座山,走到山顶才发现竟然没有人认识路,本来是背着包,渐渐演变成拎着,快下山的时候,就只能板着死人脸在地上拖了。下午回学校时一车人全部阵亡睡死,我独占了最后一排躺倒。晚上扯了1500字的谎,洗完衣服,爬上床上半身刚躺平,就人事不省。
我大概需要一个星期来缓冲。

3 带去的相机没充电,拍了几张就熄火了,被好多人骂蠢。回来以后看别人拍的照片,喂我竟然这么圆了吗你们相机坏了吧!?未命名
传过来的照片基本没留,一边未命名一边删掉了。
一个大学到底长了我多少肉啊,好吧现在开始我去做胃切割手术。至少我什么也没带来的进大学,也让我什么也不带走的毕业吧。

4 跟面包姑娘买了中口的教材,天天喊我去上自习。其实劳资只是个宿舍里蹲……
最后一战劳资还是认真点吧。

5 给教练送了礼丫还嫌弃我们塌了两天没去训练跟不上进度,换到下个月再考试。MLGB,200块虽然不够买棺材也不够买个骨灰盒,你根本就是鲁迅失散多年的三弟,周建人吧?

6 立此日志为证,不达目的誓不为人。
2008/09/08 [Mon]

一朝芳草碧连天

宿舍断电以后,笔记本用电池勉强可以撑到一点半,剩下的五个多小时因为没有电而变得无事可干。MP3可以打发掉一个多小时,再剩下的四个小时里,把关机的手机再打开,短信骚扰一些认为可能还醒着的人,听歌可以听到天亮。
五点多的时候,努力闭了几个小时的眼睛依然有些辛辣的疼,盘算着白天的课不去,眯着眼睛翻放在枕边的书,运气好的话可以睡着,并且一直睡到下午二点多,舍友都准备去上课。带着起床气木着脸爬下床,在洗手池洗漱,面对是否不去上课的询问,含着一口牙膏沫哼哼叽叽地点头。
如果大学以周为单位分割,基本一周里有五天都是这样。
在学校的夏天,基本都大同小异,比冬天更差一点的睡眠,更早一点亮起来的白天。在还住着一个楼层共用一个盥洗室的地方,半夜十二点半去冲凉,然后汲着因为有水而嘎吱作响的人字拖回宿舍,端着盆走过静得有点吓人的长长楼道。大三一时心血来潮换到上铺,不正对着窗,只能感觉着宿舍里渐渐能够视物,蓝瓶蜂花护发素甜腻盖过西柚味的伊卡璐。
其实不用等到毕业,我已经忘记还在睡的床号,不知道班里的确切人数,非常确定散伙也不会哭。有几个走的近一点的人,也许空闲的时候会想一想。

手机里反复听一首歌,有时候是某个日剧OST里的一首,有时候是不知道哪里挖来的中文。
“每一个不完成的答案,在失望中悄悄改变,而我将不停地走更远”
“任时光怎样飞逝短暂,生命也没有丝毫遗憾”
想来很微妙,两位数的年岁不过被分成两截,现在的人不知道以前,以前的人缺席于现在,自己人生的主轴,学着过山车的螺旋勉强还在轨道内。
第一次看的漫画。二三年级时16开的机器娃娃,里面那个机器人把自己的头放在洗衣机里洗,时隔几年知道了它有更体面的名字《IQ博士》;不知道结局的《小山日记》;看着很面熟的《雷鸣泽基》,也是几年之后才反映过来原来跟星矢是同一张脸。

对面的宿舍楼有两三个楼层住了要军训的大一,5点半就有动静。轻手轻脚地从床上爬下来站到阳台上去,看见穿着迷彩服的新生几个几个地陆陆续续出来,打着哈欠。
一个人的时候。睡不着的时候。总会想东想西,想东想西。
这只是一个无聊的清晨。
2008/09/05 [Fri]

千秋万载

晚上面包姑娘请吃饭,于是我还是起床了。

刚回学校的时候,所有人都如释重负地说,最后半年。
最后半年的课表不知道哪个SB老师排得很龌龊,明明两天就可以上掉的课非要分散成四个半天,系里另一个专业更加龌龊,一周7天有4天半都在休息,明明你们才是中文系的主力吧喂!
班里有个人考过了报关员直接在上海找到工作不来了,怎么不早说有工作可以不来学校啊囧
开学来有件让我总算觉得爽点的事。结果学校又开始作怪,今天一觉睡到下午被来通宽带的大叔们吵醒,我说这校园网猴年马月的能用上,又是流量计费还不如用猫吧NND,水电都要收费,最后半年就不能让我住得安稳点囧TL

从暑假开始就被周遭人嘲笑,你丫怎么还在上学,哼,你们这些人上班的上班,读研的读研,没工作的,等着明年夏天继续跟我一起待业吧。
面包姑娘和JACE都要带着我去考中口。让我最后半年里把驾照拿下了,12月底最后一次六级。
十一不回去了,大概出去玩。忆涵同学我期待着你来带我吃肉哎。


自大怎样,自卑如何,其实我完全不喜欢输。不用等到总有一天,我要把你们都踩在脚底下。

 | HOME | 

河山終古是天涯

白穆少野

Author:白穆少野
黑皮小仔
日剧 漫画 温瑞安 日艺全方位爬墙

接下来,要干什么呢

相随千年不觉远